剑难停 行路难 第五十六章:对错

    测试广告1    戴雨农的呼吸逐渐平和,五感也渐渐恢复,眼睛里看到的场景和脑子里反馈的画面逐渐同步。书神屋 m.shushenwu.com

    芈老头屈指一弹击打在戴雨农胸口,戴雨农立即惊起,半坐在床上吐出一口浊气,这才好受一些。

    当戴雨农彻底回过神的时候,芈老头已经早早离去,房间只有宋清阿和廖戈两人,游延济站在稍远的位置就在门槛前头,他既担心床上的戴雨农又要顾及外面的摊子。

    戴雨农轻咳了几下,这会算是彻底舒坦些,只是身体还有些虚但没有先前大病初愈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问道:“戴玉岱又怎么了?”其实这会戴玉岱已经算是很克制自己了,只是没办法先前田翼那臭小子给自己脑袋来了一个板栗是真使了内劲,越使劲哭越疼的厉害,不哭又疼的忍不住。

    廖戈有些无奈,指了指床边搁置的一碗鸡汤,碗里的鸡汤这会温度正好还飘着热气,散着芬香。

    “也不知道田翼这小子是不是会未卜先知,早早就把他家大公鸡给宰了送了过来。然后田翼不知道也从哪得了消息知道你受了伤,就搁富水河逮了条大鱼给你送来,结果戴玉岱那小子也嘴贱非得跟田翼比较比较,最后田翼脸上挂不住就赏了他脑袋一个大板栗。”

    当然不是戴玉岱未卜先知只是恰好戴雨农命不好,他磨刀霍霍宰公鸡完全是因为昨天白天瞧见戴雨农为了他受伤今天特意弥补,不过歪打误着又恰好遇到戴雨农被陆抗拍熄一团阳火,这大公鸡倒是宰的正是时候。

    戴雨农眉头微微皱起顺着廖戈所指的方向看去,记起昨晚戴玉岱家那只八宝鸡最后不同以往的打鸣方才后知后觉。

    戴雨农从床铺上下来,也没人拦着。毕竟不是什么皮肉之伤多走动走动也好,倒是游延济小跑上前想要搀扶。

    戴雨农摆了摆手拒绝了他的好意,自己又不是老财主。游延济越是显得低三下四他越是不好意思。

    戴玉岱哭的起劲,瞧见戴雨农这会坐在了自己身旁,硬是顿了顿带着哭腔问道:“你醒啦?”

    有些滑稽可笑,就连宋清阿这回也有些忍俊不禁。

    戴雨农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稍微用了些力在手心上,这会戴玉岱明显要舒服多了。

    戴玉岱抽泣道:“鸡汤可得抓紧喝不然凉了,廖戈煲汤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可馋人了。”

    戴雨农微微一笑问道:“你把你家报晓的大公鸡给宰了?”

    戴玉岱点点头他自然不知道他是惹了多大的麻烦,混不吝道:“我寻思了半天也就它肥点,你别担心,我爹顶多就打我几下,没多大事。”

    戴雨农有些无奈这哪是打几下的事,戴玉岱的老爹脾气要上来了说不定能把这小子给打的半死。

    说曹操曹操就到,戴玉岱的老爹这会就已经提着棍子找上门来了,气势汹汹。

    戴玉岱这会吓得不轻,哭都不敢哭了,以往他老爹要揍他那都是以吓唬他为主,还没找到他人呢,就咧着嗓子骂骂咧咧了整个村子都能听见,可如果要是真上了火那就像打闷雷一般,提着棍子偷摸找人,找到了就是一顿毒打!

    戴玉岱往戴雨农身后一躲,戴雨农起身上前走了一步。

    戴玉岱老爹这会是真火冒三丈提起棍子骂道:“小兔崽子,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个小王八蛋老子今天跟你姓。”

    还不知道清楚内幕的廖戈还揣着看戏的心情腹诽,这不是没啥两样吗?

    戴玉岱老爹这会正上火,瞧见戴玉岱还敢躲在戴雨农身后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就是少了条胳膊,但好在毕竟是进山打猎的老手身子一闪就绕道了戴雨农身后,一棍子就要朝戴玉岱当头劈下,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剑难停行路难 第五十六章:对错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2s 0.5221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