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成孝 第一百二十章 贾家木牌

    贾复臧先是愣僵片刻,奉孝之名他可是听过,可是世人皆知的能人,元常之名他也不陌生,说是妙笔生花亦不为过,而仲康凭一己之力,吓退万人贼兵之事,在军中,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没想自己竟是遇了如此三位人物,还被称为朋友,待自己回到军中,可以好生吹嘘一番了。文字谷 www.wenzigu.com

    念此,贾复臧不禁暗爽,不过郭季认这贾复臧性子公义,还真是确有其事,于这三人有恩,都未曾想要获些利来。

    贾复臧暗爽了一阵,接着又暗中窃喜起来,大人吩咐之事算是完成了,此时只要再问几个问题,此行算是值得了。

    “在下贾复臧,姑臧人士,有一事相问,还请各位做个解答。”贾复臧也不绕弯子,直接切入正题。

    “还请复臧明说。”郭季应承一句。

    既是朋友,称呼自然是要变的。

    说到挂怀之事,贾复臧也变得郑重许多,诚然问道:“还请诸位告知于我,姑臧贾家,是否真的被灭了族了?”

    郭季微微蹙眉,姑臧贾家他是听过,是贾诩的身后家门,不过是否被灭族一事,自己可是不知,若是贾家真的被灭,不知贾诩是否还有心思与曹操相争了,不过既被问及,此事定有风头,贾复臧是姑臧故里,想来便是贾家之人。

    念此,郭季侧过头去,看了钟繇一眼。

    听了贾复臧的问题,钟繇眯眼一笑,给了郭季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即开口说道:“此事我也是听来的,我昨夜去杨奉府中赴宴,由杨奉亲口所说,而且较于此事,杨奉不必骗我。”

    钟繇此话一落,贾复臧只觉心中一空,这些事情,对于杨奉的地位来说,获知不会太难,按钟繇所说,杨奉没有必要欺骗钟繇,而且钟繇亦是没必要欺骗自己,如此说来,贾家应是真的被灭了。虽说贾家不曾接纳自己,不过自己可是持着身为贾家之人而傲然了许久,而且就算昨日,自己仍是怀着哪天可以回归贾家的念想的,如今一朝而过,一切心念具散的感觉,着实很不好受。

    “复臧可是于昨夜我与仲康赴宴回来饮酒之时,偶然听得此事?”

    贾复臧心事沉重,听见钟繇问话,也未细想,单单地点了点头。

    当然,钟繇这几句话亦是说给郭季听得,郭季自是会意,钟繇二人被跟踪是从杨奉那里回来之后的事,想来此时贾复臧同样尾随其后了,而得知贾家被灭的消息是回到洛书楼之后,如此一来,贾复臧最开始的目的不会是来问这个问题。

    “复臧可还有其他问题?”郭季再次问道。

    贾复臧愣愣地抬起头来,稍稍压下悲戚的心思,从怀中摸索出两件事物来,正是那方木牌以及那枚绿色的香囊。

    “我本是贾家末支,一直不能重返门墙,如今也不知是福是祸。”

    郭季眼神微凝,这两件东西当真在贾复臧的手中,不过对方此时拿出,定有后文,自己也不必急切将东西拿回。

    事情也是如此,贾复臧将那两件事物拿出之后,先未管那香囊,而是将木牌向前推了推,嗓音低沉,看着那方木牌开口继续说道:“这木牌似是贾家之物,如今贾家倾覆,独留贾五爷身在张绣军中,也算是逃得性命,怕是当今世上,贾家只剩五爷与我了,当初我寻得贾家,想以旁支身份归回贾家,没想连门都未曾进去,便被踢赶走了,当时似是见过类似之物。”

    贾复臧说到这里,抬起头来,冷眼盯着郭季说道:“不知奉孝兄是如何得到的这方令牌,怎又浸满了血渍?”

    贾复臧从小曼那里得知这两件东西是整服男子从郭季怀中拿走的,当时他就辨认出木牌是贾家之物,贾复臧杀伐多年,其上浸满血液自是逃不过他的眼睛,虽然入不得贾家门墙,不过贾复臧心底还是将自己认作贾家之人的,如今这浸血之物,不由得他不联想许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奉天成孝第一百二十章 贾家木牌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19s 0.50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