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 第五章 是不是你干的?

    content

    “我就要死了,你,就叫我一声干娘?”

    这位十夫人开口,是生来的女烟嗓,有点哑,余音不自觉拉的很长,倒也不难听,以后世的审美,还称得上性感。不过放到这个时代,一个声如夜枭的恶名是跑不了的。

    按理说,李阎的叫法没错。

    天保仔的记忆里,有几次红旗帮火并官府的大型海战的片段,炮火纷飞里,船头上天保仔是叫十夫人“干娘”没错。

    可十夫人的语气,却古怪得紧。

    李阎心里直嘀咕,这是什么意思,嫌我叫得生分?也对,这女人养了天保仔十二年,干字是该去掉。他奶奶的,不就是个称呼,叫就叫了……

    李阎刚想改口,心里一突。到嘴边的“娘”又给咽了回去。

    他脖子一挺,眼皮一低,语气又沉又快:“干娘福大命大,官府几颗子弹,也就擦破一点油皮。”

    至于称呼,李阎含糊过去了。

    十夫人冷笑两声:

    “姓李的!一拐活着的时候,三番几次想让你改姓,你不乐意。他死了,你这一口一个干娘,咬得真死啊。呵!倒也不错。”

    她往前探了探身子,眼神母狼似的:“保仔,我为什么让人拿枪对着你,你不知道么?”

    这次降临,李阎剃了个寸头,本来就显得凶,又刚刚见血,尸山血海滚出来的凶悍气焰压也压不住。就这么站着,都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

    一男一女,没有干娘义子的其乐融融,倒好像猛蟒和饿虎对峙。

    李阎抿着嘴拨开一只鸟铳,一米八几的个头快要顶开房檐似的。李阎盯着十夫人,晃了晃脑袋。

    十夫人一巴掌掀翻了凳子上的铜盆,血水流了满地,李阎瞧得真切,她一动手,伤口皲裂,血止不住地从袖口往外爬,流了一被单。

    “……好!好!”

    这两个好字,十夫人说得咬牙切齿,她剜了李阎两眼,说道:

    “屋里这些人,陪着我嫁过来,前前后后跟了我二十年,保仔,你今天的话,不会再有别人知道,我,想听你说几句心里话。”

    顿了一会儿,她期期艾艾地,放软了语气。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是说不开的么?”

    李阎沉吟了一会儿,试探间,举止开始放肆了一些。

    他先是往前走了两步,离十夫人已经很近。屋里头的人,没有动作,见状,李阎干脆一屁股坐在圆桌旁边上,后背对着十夫人,把壶里的凉水一饮而尽;这番做派完了,又悠悠地长出了一口气。

    李阎从一开始迈步,到后来拨枪杆,到最后干脆坐在十夫人身边,这番行为,其实慢慢地已经不太符合“手段阴沉的义母”和“敢打敢拼的干儿子”的人设,可屋里的人,连同十夫人在内,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进入果实以来,身边人的言谈,神色,十夫人的举止做派,在李阎的脑子滚了两滚。他拿定主意,心里拿捏语气,有些艰难地说:“你,先叫他们出去。”

    十夫人拿手绢,不紧不慢地去抹袖口的血,挥手叫他们下去。

    “想问什么,我知无不言。”

    李阎干脆省了称呼。

    十夫人没说话,单手去解胸脯上的牛角扣子,李阎眉心里知道这时候扭头,八成有破绽,所以脸色淡然,眼也不眨。

    眼前的女人拉开浅蓝色的花袄,眼前的景象,瞧的李阎太阳穴突突直跳。

    原本的皮肤一点也看不出来了,白嫩的皮肉上充斥着红色和黑色交杂的筋络。

    披头散发的恶鬼,宝相庄严的菩萨,长满倒刺的藤蔓,后披白色翅膀的金色心脏。滴淌血肉的锁链,脸色发青的蛇发女妖,十夫人的身上宛如一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版权声明: 一笔阁从姑获鸟开始第五章 是不是你干的?所有小说、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立即和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最新小说地图
0.0024s 0.5093MB